如何看待文章《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

这篇文章,毫无疑问把某一个点刻意夸大,戳中了很多互联网人士的 G 点。

文中描述的是程序员人体,把两点放大:

1. 程序员收入。程序员收入高么?跟其他行业相比,确实相对来说较高的,但是文中造成了一个假象,仿佛你会觉得程序员月入五万太正常了,但是实际情况呢?月入五万的程序员绝对是少数群体,属于程序员中的佼佼者了,以少数群体来无限放大,就是为了吸引眼球。

2. 程序员的消费。文中提到月入五万,骑小黄车、穿优衣库,这有什么不妥呢?这逻辑就好比月入千万的明星用着跟普通人一样的苹果手机、中国富豪竟然用微信一个道理,优衣库穿着舒服,很多明星都穿,月入五万的程序员怎么不能穿了?共享单车便利,在如此拥堵的大城市,骑单车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但是却被文中描述为感觉这是月入五千人的生活。

另外,月入五万的程序员真没有文中描述的那么寒酸,我身边不少这样的业内人士,人家除了工作,一样懂得生活,一样会注重生活质量,人家有家庭,一样注重生活与工作的平衡。

综合来看,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引起爆点,把程序员群体说成一种特殊的存在,而广大程序员群体又有一个特质,就是喜欢自黑,而且乐此不疲,不但没人揭穿,还转的不亦乐乎,给人的感觉好像自己也月薪五万似的,得了吧,月薪五万的人,才不会转发这种文章,让别人知道他月薪五万呢。

看似轻松活泼的基调,事实上这是一种无奈,而不是生活的乐趣,是一种嬉皮士的焦虑不安。

就在昨天,丁道师在其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如图),吐槽北京“人挤人”的现实困境,挤公交、挤地铁几乎是浪费时间!

看吧,赚钱有多重要?努力工作有多重要?这是一种焦虑,只有不断地工作,才能生活。这是现实,没有安全感!


笔者之前在北京呆了三年,后来陆续去过N次,但一直有一个困惑:在北京走路都感受到压力,总有“千斤压顶”的感觉。

也就是说,在北京随时无处不处于焦虑中。没有归属感、没有安全感,唯有努力工作、努力挣钱才能缓解压力。

西二旗作为北五环边上的地方,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是有多偏僻,但人流出奇的大。这里主要是外来人员的聚集地。

不难理解的是,相对于四环以内,这里房租相对较低,生活条件相对较差,消费水平也较低。正如问题所言“5000元收入一般的生活”。

而西二旗优势是,濒临百度、联想等互联网、科技企业周边,因此IT人员属于大众人群,就收入来讲确实非常可观,也如问题中所言。

可是那又能怎样?即便收入5万以上相当于北京的高房价,即便是5万的月薪,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作为辛辛苦苦工作的IT人员,很残酷的是“你不是土著”,没有北京户口,你还想咋地?你敢过5万一个月的生活吗?显然是不敢的!

所以,收入5万过5千水准的生活,是最贴切的比喻,是一种“无处藏身”的隐喻,更是一种安身立命的焦虑不安!


正如汪峰的歌《北京北京》那般: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说实话,不管是月入5万,还是5000,都是北漂一族,都是带着梦想的一群人在他乡受苦受累!这种焦虑可能很难得到改善。
也许,这是中国青年人永远的痛。居高不下的房价,无不考验着青年人的心智承受能力!(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好认识很多朋友在西二旗上班,也有很多朋友是程序员,看了这篇文章,他们纷纷表示,太写实了。除了没有月薪五万,但活的还真挺像月薪五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十万加的阅读量,有喜感,有槽点。描述的群体是西二旗的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而互联网公司的人群本身就网感十足。

听朋友讲过一个故事,有一次他们参加一个技术大型会议,大家都在等一位院士,CEO亲自下楼去迎接,转了一圈没找到人,结果上楼一看,院士已经到了,凌乱的发型,穿着一身运动衣,背着一个斜挎包,这打扮实在很难和一个成功的技术学者联系起来,活脱脱一位沉迷学习不能自拔无心打扮的中学生。于是CEO 和院士完美错过。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团建,游戏环节要讲游戏规则,公司一位技术大咖,中国TOP2学校毕业,开始从数学角度给我们讲解游戏规则,其他人都是大写的懵逼,另一位技术部TOP5学校毕业技术大拿秒懂他的点,矮油这不是小学奥数的鸡兔同笼的问题吗,两位技术大咖一幅GIVE ME FIVE,俞伯牙遇到了钟子期,高山流水只有你get到了我这个点而兴奋不已,剩下一脸懵懂的大家。

之前做销售时陌拜客户,还总结了一套通过人的穿着打扮说话,来判断职位的套路程序员大多平时是什么双肩包,带眼镜,要么平头板寸,或者凌乱的发型,一般夏天穿T恤,秋天衬衫,尤其喜爱格子衬衫,或者连帽运动衫套头衬衫,冬天冲锋衣,下身牛仔裤或者休闲裤,再加上运动鞋。简言之就是对穿着打扮没那么讲究。和你打招呼或者说话时,大多腼腆,眼神闪烁,你和他开个玩笑,他羞涩的像个大姑娘,你问他问题的话,一般语义高深,逻辑严谨,专业性强大,简言之就是听不懂。来来我们看下微信大咖张小龙的穿着。


最钟爱的格子衬衫,连连看找不同。


微信教父与他的小伙伴们

你说这是因为在公司的日常穿着,来我们看看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的发布会上穿了啥,套头圆领运动衣加牛仔裤,到底是不是优衣库。

我有个朋友是厦大计算机研究生毕业,做程序员GG,他说每天都的工作就是带上耳机,开始写代码,下班摘下耳机,回家,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大概是因为写代码需要逻辑清晰,直接明了,和人交流比较少,语言表达锻炼的也比较少,因为他们专注,所以对穿着吃饭也没那么讲究,所以在其他职位的人看来,技术部的人拿着高薪,长时间加班,迷之审美,充满了喜感与槽点。

昨天一篇文刷屏了网络,这篇名为《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在文中作者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论述了西二旗来自于互联网企业的互联网新贵们,如何拿着外人艳羡的薪酬却实际上穿着打扮都是最为普通人甚至普通都不如生活的现状。引用文章中的原话“所以说,西二旗人简直就是装逼界的一股清流。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不知多少人都是月入一万假装月入十万,只有西二旗人,月入十万却过得像是月入几千。全世界的“收入装逼守恒”,大概都是由西二旗人来守护。”

在中国说到赚钱相信最赚钱的无外乎就是互联网和金融了,在北京金融街聚集着大量的金融精英,而在西二旗则是互联网精英的天下,之前我们就反复说过金融民工的苦逼人生,今天我们把镜头对准互联网码农吧。众所周知,互联网是中国现阶段最高收入的行业之一,而西二旗则聚集了大量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这些互联网精英从相对收入水平来说,可谓是中国少有的高收入者,但是他们过得这么苦逼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们不妨分析一下:

一是大多数互联网精英的关注点不同。从行业分类来说,金融精英普遍是社科类专业毕业的,相对而言对于自己的穿着打扮、开的车等等有着一定品质的追求,互联网精英特别是程序类的精英多是自然科学或者理工科类专业毕业,他们对于这些东西并不是特别在意,对于他们而言一台高配置的电脑或者手机绝对比一件高品质的衣服更有吸引力,所以关注点不同导致消费的侧重点不同,这是西二旗互联网精英生活表象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是消费意识的觉醒与收入的不匹配。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月收入四五万甚至更高这可是有钱人的标志了,但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因为财富其实是对比出来的,在你月收入只有几千块或者一万多的时候,你可能对于和别人合租房子,或者租住一室户的小房子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当你收入提升之后,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人就会想去有更好的居住环境,然而从租房到买房,从买小户型到大户型却不是直线型的过程,特别是大房子和小房子之间甚至存在巨大的财富断层,对于互联网精英来说,买一套七八十平的两户的房子可能不困难,但是要买一百多平的高端住宅即使是他们的收入也是捉襟见肘。同样,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住房、买车、孩子上学只要你一旦追求这个的品质,必然就是极度恐怖的无底洞,所以这让多少人要想方设法的省钱。

三是对于生活的某种恐慌。互联网企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这就是产业的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今天雄踞市场的企业,可能在明天就有可能破产,在这样的更新换代速度下,其实互联网企业的精英们对于失业有着一种天然的恐慌,那么对于他们而言消除这种恐慌的办法是什么呢?这就是攒钱,所以我们看到很多互联网精英没有缘由的大量存钱,究其根源则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风险对冲而已。

京城地域性的话题,隔段时间来一次,这次的话题,是反映IT民工生活的《月入五万,西二旗人为你示范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在这之前的是《西二旗完全装逼指南》、《昌平名媛生活指南》等等,让BJIT民工自嗨转发刷屏的东西。

为啥京城互联网人这么喜欢折腾?中国只有京城有互联网?什么时候见过深圳科苑路装X指南,什么时候听过上海张江生活手册?是因为这些地方太穷太小太落后吗?不是,是我们更愿意关心一些实在的人和事,身边的同事,周围的朋友,家庭的收入,而非口嗨。

北京互联网人的自嗨,到了什么程度?中国互联网人口7亿,北京人口2000多万,撑死了200万从事互联网及周边。但就是这200万人,占中国互联网人数不到3%,却生产了国内97%的互联网概念和各种矫情、创业和人生导师。

北京制造了国内互联网绝大部分猪和风口,“逃离北上广深”、“诗和远方”、“工匠情怀”、“煎饼创业”等等等等。二八黄金法则被彻底冲烂打垮。在帝都生活的久了,IT民工们往往产生了一种幻觉,自己生活在中国和互联网的中心,未来也许进化成地球和宇宙的中心。

善于调侃和嘲讽别人的罗永浩老师,创业初心确实值得尊敬,怎料后来在一群文青中间流连忘返,自嗨到忘了公司是要赚钱的,投资人是要回报的,员工是要发工资的。把所谓工匠和情怀两个词捧上了天,最后连同事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BAT三者中,腾讯在深圳,杭州出了阿里,为啥两家都是3-4000亿美金级别,而李大爷的百度现在不到1000亿美金啊,太喜欢自嗨。沉浸在自我吹嘘和满足氛围里不能自拔。

山海经记载,在伊祁山的北边400里,有一种异兽,叫?,样子像三条腿的牛,它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叫自己的名字,原原原,以彰显自己的存在,但是本身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北京,西二旗地铁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没挤过西二旗地铁的北漂,人生不完整。这里确实充满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年薪六七十万的应该很多。大部分的程序员不会太注意穿着打扮,不想保险、房地产行业,一般的公司对员工着装也没要求,所以从穿着上开不出消费会很高。

但是另一个方面是常人看不到的一方面这个就不见得向月薪五千了,程序员的键盘、鼠标号称程序员的加血光环,这些大几千的都正常,而且还可能好几套、一个手办玩偶上万也不是不可能,看喜好了,数码镜头也是天价爱好,这些都是程序员喜欢收集的东西,但是外表是看不出来的,看起来像月入五千一样。

打车归途时,望着巷弄里的小洋房和街道上的金灿灿 logo,总认为都是属于他的。 也许,他们已经对自我麻痹了。还沾沾自喜自己是虚幻中的自己。

每个时代虽然可以有万种选择,不像以前古典时代,每个地方稳的出奇,现在这个时代就是及其不稳定,也不知道会往那里去的时代,往那里去已经不是一个人能够说的算了。编过程序都知道,如果内部的核心程序都不是静止的,是随着外部改变而改变的随动系统,那最后一丝的固有底线都不可能存在了,越往后就越是无情,因为每个人都再向极端上走。

不努力不充电,空闲时间干的都是如文中你所说,却还要盯着月入三万不放,可不得抑郁的想死吗。与其坐在酒吧里打电话跟别人说想死,倒不如回家给自已充充电来得实在。

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给成功下个定义 可能这世界没有绝对的成功和失败 处于社会的大环境下 仰望着别人的成功 小心翼翼的抉择自己的路 某个节点下定决心扬起帆 走着走着 总有个声音禁不住拷问自己 你真的快乐吗 内心深处的你到底是自由的还是被束缚的呢?

其实比较五千和五万是没意义的,主要看姿势,也就是收入来源,或收入结构,我两套小型公寓靠月租的五千比拼死拼活靠工资五万更靠谱,五千实现财务独立,但五万却没有。

从物质角度来说,有钱人的生活品质必然高于穷人。从精神层面来说,有钱人的压力和焦虑与穷人不一样,有钱人是焦虑继续保有资产和上升空间,穷人那就只能是温饱。从健康角度来说,有钱人可以卖掉一套房子治病,穷人就只能等死了吧。

18年办公室先是在苏州街,后面换去了西二旗的上地。当时一度想租住在西二旗,跟着中介看了好多房子,当然最后没住那边。

在西二旗工作期间,每天6点到7点半这个下班时间段是我最痛苦的时候,基本上从站外需要排队30分钟以上才能到达安检口。夏天闷热难耐的空气混杂着各种体味,着实让你焦躁。

另一个就是晚上十点以后,打车从来都是排队几十位,毕竟码农们为了享受公司的加班餐一般都会晚走个把小时,混到了加班工时,很多公司都可以报销打车费,所以大家明知道资本家的恶心嘴脸,但还是心甘情愿的在公司多待会。

为啥说他们月薪5万过的像5千呢,因为西二旗上地周边的房子涨的太离谱了,大家每个月房贷就占区收入的一半,然后呢基本还会有个外地拍照的小汽车,偶尔周六日开车去郊县度个假,毕竟都市白领的精致生活需要仪式感。

再加上大家呢都穿格子衬衫或者条纹衬衫,大夏天排队挤地铁后那体味那粘结在一起的头发,你怎么看他都像月薪五千的小员工。

只有深刻见识过深夜的西二旗的人才能回答这个问题吧。

有幸,我见过,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西二旗人过的实在是辛苦,确实这里云集这众多的互联网企业和其他高强度工作的企业。嗨爸之前在这里工作过不到一年的时间,一家广告公司,当时我在东五环的一家地产公司上班。地产公司财务加班也很普遍,但是即使这样,10点下班的我经常都可以去上地接老公下班,且一周唯一不用去的几天要不是出差了,要不是应为太晚不让我去。有一次,我10点出发,11点到,等了一个小时未果以后,跑上去找他,让我见识到西二旗人真正的工作状态,12点的公司,工作率在30%以下,70%的人都还在工作。1点以后陆续走掉了一半,那天我们是3天离开的,当时办公室里面还有10%左右的工位是有人的。老公说那些人在赶方案,应该是要通宵了。飞驰在西二旗的街道上,还有很多刚下班的人在路边等车,哪个时候滴滴还没有兴起,还是出租车招手停车的年代,这个时候想打车回家可能也不是很容易吧。那一年,我就经常奔驰在东五环到北五环的路上,不到一年,我和嗨爸商量,离职了。

朋友家两口子都在西二旗的一家游戏公司上班,下班就回霍营的家中。他们的生活,真的就是没有生活,两口子长期是996,你以为的996是周日可以休息的吧?可是人家的996是周日算加班,其他是正常下班。一般两个人都是11点左右离开公司,12点到家,洗洗直接睡觉,早上8点出门,9点打卡上班。没有时间度假,没有时间出来和朋友聚会,没有时间回家看父母甚至没有时间生孩子,直到现在,男的40,女的37,也一样没有要孩子的准备,能有的工作以外的生活,就是无聊了打回游戏。

薪资待遇确实很高,男生4W以上吧,女生2W多,但是他们也坦言,压力很大,尤其男生,现在也没有成为公司的合伙人,压力非常大,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淘汰掉,因为真的干不动了,以前赶项目可以通宵几天,现在一宿就累得受不了了,如果离开现在的公司,新的公司除非做高层,否则不太会接受他这个年龄的项目经理了。

我问过他们,你们挣这么多钱,平时花多少钱?

答案是,基本不花钱,因为没时间花钱,也没有花钱的需求。公司吃饭,家里水电费都很少。上下班打车钱是最大的花销,下班的还基本可以报销。当你的劳动强度达到吃饭睡觉都是奢求的时候,你也不会有性心情是买衣服和化妆品打扮自己,也不会有心情点奶茶喝,也不会有心情去看什么游记规划自己的假期,如果有假期,大概只想睡觉吧。所以每个月的花费,真实的只有2-3千。这样的生活你觉得他们活的像月薪几千的?但是看着账户里面几百万的存款,心里应该还是很有底气的吧,这大概就是西二旗人坚持不懈的原动力吧。

即使你不用加班到深夜,西二旗的地铁也能让你内天都体验春运的感觉,我老公的形容就是,可以挤到你骨髓都觉得疼。

最后我要吐槽下西二旗,对于一个这么大体量的片区,整体的商业水平真的不配套的,不过这真的和IT企业员工消费水平低有关吧。真的一般的生活社区都会比这里强,大部分地方都很荒芜。

以上仅为个人意见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科普Room » 如何看待文章《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

搞事情!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都在这里   关注公众号:科普Room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